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黎明之剑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失联

黎明之剑 远瞳 4994 2021-07-22 07:02

  

塞西尔城,从各战线远征军指挥官传来的一系列情报被第一时间送到了琥珀手中,并在整理之后送到了高文面前。

“……现在可以确定,大气中的异常放电现象和大规模的‘极光’是在整个大陆范围内不规律地发生,”琥珀站在高文的办公桌旁,阳光从侧面洒在她的脸上,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今天带着罕见的严肃认真之色,“分布随机,发生的时间也随机,但都集中在过去十二小时内。最先发现异常天象的是奥古雷部族国的红玉城驻军,之后帝国北境、圣龙公国、提丰、高岭王国甚至远在大洋对面的塔尔隆德上空也出现了不正常的极光与放电现象……”

高文眉头紧皱,一边飞快地翻阅手中文件一边问道:“学者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魔能研究所方面认为这是一次大范围的魔力‘共振’现象,强大的魔力场突然进入大气层,并和高空的云层、磁场发生了激烈反应,”琥珀一板一眼地背着专家们的结论——虽然她自己基本上没几个词能搞懂的,“考虑到异象发生的随机性以及时间上存在先后延迟,他们认为引发共振的魔力源应该不止一个,而是分布在各处的魔力源先后发生泄露、共振。

“另外考虑到异象的规模,尤其是考虑到连塔尔隆德上空也观察到了异常现象,他们认为这绝对是一次行星级的事件……”

“……行星级的事件,背后便有可能是行星级的魔力循环系统,”高文抬起眼睛,表情异常严肃地看着琥珀,“看样子哨兵终于坐不住了,它正在提前激活深蓝网道里的布置,这可能仅仅是一次测试——但下次就不好说了。”

“北线和东线正在加快‘阻断墙’的施工进度,目前畸变体军团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南线的白银和高岭联军也已经在群星圣殿残骸附近站稳了脚步,他们会在今天内激活第一个净化装置,”琥珀飞快地说道,“西线那边,柏德文公爵已经重新调整了部署,大量从奥古雷腹地以及从矮人王国方向派来的援军目前被安排到了山地焦土区域,帝国远征军的地面主力和一部分戈尔贡堡垒已经开始提前向废土方向移动,这应该能给西线的畸变体造成足够的压力……然后,他们也会开始第一阶段的阻断墙工程。”

“……如今局势,我们能做的就是抢时间,不论哨兵背后的阴谋有多少,正面战场我们必须拿下,”高文沉声说道,紧接着又问了一句,“目前国内秩序和舆论引导这方面你一定要多加注意,随着战争持续,长时间维持战时体制对民间造成的压力是有可能引发情绪转化的,哪怕我们维持了民众的正常生产生活,战争的阴影也切切实实地笼罩在所有人头顶——这方面,你比其他人都明白。”

“这你就放心吧,这块我从来没松懈过,”琥珀立刻点着头说道,“除了常规的宣传引导和维持稳定之外,菲尔姆那边也正在筹备拍摄一批以保卫文明边境、收复刚铎故土为主题的魔影剧,我已经开始跟进这件事了,我觉得这效果应该会很好。”

“嗯……这个项目我知道,很不错,”高文点了点头,“正好可以衔接上我们在战争初期就在着手进行的一系列官方宣传工作,而且……”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一阵急促的嗡鸣声便突然从旁边桌面上的魔网终端内传了出来,打断了他和琥珀之间的交谈,书房中的二人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随后高文抬手激活了正在鸣响的终端,伴随着聚焦水晶上空一阵流光闪烁,赫蒂的全息投影清晰地浮现在他面前——脸上是毫无掩饰的紧张和郑重。

赫蒂是个稳重的人,虽然有给自己画黑眼圈的奇妙举动,但她很少会有这种表现,所以高文立刻便意识到发生了重大事件:“什么情况?你怎么这个表情?”

“先祖,我们和拜伦率领的帝国海军之间联络中断了,”赫蒂语速飞快地说道,开口就把高文吓了一大跳,“所有信道呼叫均无反应!”

“你说什么!?”高文瞪大了眼睛,“拜伦那边失去联系了?一整个舰队?全都不见了?!”

“是的,最后一次联络在一小时前,寒冬号利用加强型信道发来消息,表示他们遇上了反常风暴,通讯可能会受到干扰,随后通讯便彻底中断,”赫蒂立刻开始汇报她刚刚掌握的详细情况,“当时的位置是在大陆西南近海,圣河奥尔多入海口附近,但附近岸上的监测装置跟踪显示整个舰队是在向着远离陆地的方向移动……”

“远离陆地?”高文眉头紧锁,“而且在近海区域遇上了风暴……有没有尝试一下空中临时通讯网?最后一次来自陆地的目击报告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所有通讯信道都尝试过了,包括帝国舰队沿着海岸线设置的西海岸通讯链、刚建立的空中通讯链以及奥古雷部族国境内刚刚恢复的几条魔网通讯线路,可以确认不是大陆通讯信道的问题;最后一次目击报告是在今天上午,帝国舰队的一艘工程船在奥尔多入海口北部抢修了当地海岸线上的联盟通讯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那些战舰靠近陆地或进入圣河。”

高文陷入了沉思,赫蒂则不免带着担忧的神色:“先祖,拜伦那边会不会……”

“还不用这么悲观,寒冬号和它率领的主力舰队皆是最新锐的魔导战舰,拥有强大的装甲和专门应对海上灾害的护盾系统,而且还有海妖和风暴之子们提供的御浪符文技术,之前数次测试已经证实,那些战舰哪怕遇上了远海中的无序湍流也能安然无恙——从你刚才提到的情报看,他们在最后一次通讯时向着远离陆地的方向移动,更像是在无序湍流中偏航……”高文一边皱着眉思索一边慢慢说道,“考虑到无序湍流的特殊性质,一旦遇上那东西,不管是在近海还是远海,哪怕魔导战舰都难免会偏离航向,只不过……”

他顿了顿,表情变得愈发严肃起来:“只不过拜伦的舰队中有海妖和娜迦担任领航员,哪怕舰船的导航设备出了问题,那些领航员也不至于迷失航向才对……”

他刚说完,旁边的琥珀便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不一定啊,你看咱们这儿还住着一个因为回家的时候游反了结果迷路到陆地上的海妖呢……”

“理论上不应该,”高文很认真地说道,“我之前问过提尔,她说整个安塔维恩像她一样丢鱼的就她一个……”

随后他摇了摇头,把那根在脑海里拱来拱去的海毛虫暂时抛到脑后,抬头看向通讯界面中的赫蒂:“继续保持各信道对帝国舰队的呼叫;向矮人王国和白银帝国发信,请他们帮忙监控西海岸以及西部近海区域的情况,尤其是密切注意海面上的一切漂浮物;通知尘世黎明号,让金娜·普林斯派一支空中侦察部队前往西海岸协助搜索……”

说到这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和犹豫什么,最后还是看向了琥珀:“你去把提尔叫过来——如果睡着了,就拖过来。”

“好嘞!!”琥珀立刻答应了一声,下一秒便一溜黑烟消失在高文面前,旁边通讯界面上的赫蒂则对高文微微鞠了一躬,沉稳地说道:“那我先去安排呼叫和搜索事宜。”

“去吧。”高文点头摆手,等赫蒂的身影消失在通讯界面上之后他才轻轻吐出口气,平复着心中难免浮现的一丝丝不安,他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让自己进入精神集中和“拔升”的状态。随着那种熟悉的灵魂剥离感和视角不断提升的感觉一并涌来,他的思维迅速超脱了目前这具躯体的束缚,并在短时间内顺利连接上了位于太空中的卫星监控系统。

老旧模糊的卫星监控镜头开始缩放、调整,在高文的脑海中,洛伦大陆的俯瞰图逐渐从一片黑暗中浮现了出来,他在卫星镜头的限制范围内尽可能集中“视线”,看向了洛伦大陆的西南部。

圣河“奥尔多”的入海口终于进入了他的视线,连带着还有周围的一小片海域,理论上,他应当能看到那支规模不算小的舰队——哪怕这老旧的卫星已经不怎么好用,可拜伦所率领的舰船也不是什么小舢板,在相对澄澈的海洋背景中,寒冬号和它所带领的主力战舰们应该是清晰可辨的。

尤其是此刻大陆西南部的天气情况还不错,那阵从近海区域掠过的风暴看上去已经结束,卫星俯瞰视角下的视野还算良好。

然而高文什么也没看到——理论上应该在大陆西南部航行、即将进入圣河奥尔多并前去支援南线战场的帝国舰队不见了踪影,甚至在附近的海域上也没有任何痕迹残留。

“……即使偏离了航向,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跑没影了啊……哪怕飞也飞不了这么快吧。”高文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一边操控卫星视角在近海区域搜索一边不断切换着各种不同的感应视图,直到他突然感应到现实世界中有气息靠近,才退出了卫星连接,把主意识重新收回到现实中。

高文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书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然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团起来的大蛇球——提尔正用尾巴把自己完美地包裹起来,在蛇球里面酣然入睡,只露个脑袋和肩膀在外头,一路被推进门都没有醒过来的征兆。

蛇球停稳之后,琥珀的身影又从那后面钻了出来,这联盟之耻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一边喘着一边跟高文汇报:“累死我了……我是想把她拖过来的,但她团成球了,我只好一路把她从房间里推到这儿——你自己想办法把她弄醒啊,我去一边歇着了……”

话音落下,这半精灵已经冒着黑烟窜到了附近的休息沙发上,往那一瘫便一动不动,只留高文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半晌不知该如何开口。

好在这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高文应对起来也算轻车熟路,他很快反应过来,然后随手拉开旁边抽屉,从里面摸出一瓶标注着“剧毒,危险,勿开”的棕黑色液体,拧开盖子便走过去把瓶口凑到了提尔的鼻子前:“醒醒,再不醒给你灌下去了啊。”

睡梦中的提尔抽了抽鼻子,短短两秒钟的延迟之后,这海毛虫“啊”一声便惊醒过来,整个蛇球也瞬间收缩弹跳起来,然后她才开始一边手忙脚乱地把自己解开一边面色不善地看着高文:“有你这样的么!叫人起床就不能想点阳间的法子?蛋女士的陈酿也是能随便拿出来的——你就不能给我浇点开水?”

“开水但凡有用,我也不至于把一瓶这玩意儿放在书房里头,”高文一边把那瓶已经开始冒紫烟的棕黑色液体重新拧上盖子一边随口说道,“找你有事——我需要你联络你的同胞。”

“联络同胞?”提尔眨眨眼,似乎这才刚刚苏醒清楚,“之前不是试过好多次了么?整个洛伦大陆都被能量场屏蔽了,我们海妖之间的灵能歌声和种族共鸣也没办法穿透这层屏障。难不成你们已经把屏蔽打破了?”

“不是让你联络安塔维恩,是让你联络卡珊德拉——拜伦身边那位领航员小姐,”高文解释道,“你试试看能不能感应到她的位置。”

“卡珊德拉?拜伦的舰队?”提尔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反应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们联络不上舰队了?”

“拜伦的舰队失踪了,通讯中断,近海上找不到踪影,最后一次定位显示他们正在远离大陆,”高文没有隐瞒,“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你们海妖之间的种族感应,虽然洛伦大陆与安塔维恩之间的联络已经中断,但在‘干扰区’内部,你一直是能感应到卡珊德拉她们的,对吧?”

“这……好吧,我试试,”提尔点了点头,“只要他们没有离开大陆太远,在近海区域甚至一部分远海海域我都是能感应到的。”

说完,这位海妖小姐便闭上了眼睛——不过这次她却不是为了睡懒觉,而是开始用一种低沉轻缓的嗓音轻声哼唱起了人类无法理解的歌谣,悦耳的、人类难以发出的声音开始在书房中回响,而在这歌谣的旋律中,更有超出大部分种族感知的“震荡”从这处空间扩散出去,乘着不可见的涟漪飘向远方……

在联络安塔维恩的时候,提尔需要借助魔网枢纽塔那样的装置来放大自己的“歌声”,那是因为中间距离过于遥远,而且还要跨越充斥着强大干扰的海洋,但这一次她要联络的目标并没那么遥远,所以她也就没借助额外的辅助。

高文耐心地等待着,直到提尔发出的声音渐渐进入一种人耳完全无法听到的频率,直到又过去很久,这位海妖小姐才慢慢睁开眼睛。

……说真的,高文有点怀疑这货是又睡了一觉,但他没有证据。

“情况怎么样?”提尔一睁眼,高文便立刻问道。

“……我听不到卡珊德拉的回应,”提尔眨了眨眼,脸上带着错愕,“她已经不在洛伦了,甚至不在洛伦大陆附近……”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