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春回大明朝

第二四九章 诛杨之会

春回大明朝 木允锋 5181 2021-07-22 04:03

  

杨丰对辽东的关心仅此而已了……

实际上倭军居然敢越过鸭绿江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他们不是上一次,不知道明军底细,这时候他们已经很清楚辽东骑兵的战斗力了。

而且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必要继续进攻辽东。

猴子侵略朝鲜的真正目的,就是给手下那些骄兵悍将们分地盘,至于什么征服大明就是吹个牛,鼓舞起骄兵悍将们的中二之魂,上次小西行长这种明白人就老老实实驻军平壤而不是继续向前,而加藤清正虽然越过图们江,但也仅仅是袭扰一番杀了些海西女真就止步。

他们不傻。

那么现在却突然越过鸭绿江,而且还是正式进攻明军城堡,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但要说他们能对辽东造成威胁,这个就纯属笑话了。

接下来的交战,很可能就是局限于宽奠六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很有意思了。

要知道那可是野猪皮的心腹大患。

宽奠六堡是李如松控制女真的重要堡垒区,也是野猪皮做梦都想拔掉的,而倭国人进攻宽奠六堡,他的部下肯定又要被李如松征用,那么他是会为保护自己脖子上的狗绳而战,还是与倭人合伙为自己争取自由?如果是前者,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彻底屈服,准备一辈子给李家当狗,如果他选择后者,那么李如松就必然要弄死他。

但如果李如松玩砸了,那野猪皮就真正崛起了。

总之这场战争还是值得期待的。

但是……

他们对杨丰来说都是渣渣。

对付倭国很容易,因为猴子不出意外快死了,他一死就该倭国内战了,扶持德川老乌龟就行了。

到时候海军往对马海峡一堵,别让小西行长回去,德川会快快乐乐殴打石田三成。

对付野猪皮也很简单,别说他现在还没发展出八旗,就是原本历史上萨尔浒之战时候他的实力,目前的杨丰也有能力弄死他,南北两京加起来二十万拥有野战能力的红巾军,无数新式野战炮,新式火绳枪,甚至利用缴获的武器,目前已经增加到了三个新式步兵镇。

这个实力别说碾压萨尔浒时候的野猪皮,就是按死他儿子都没问题。

而李家更好对付。

从目前看,他们已经开始有野心了。

他们肯定之前已经和倭国达成什么密约,但现在只是倭国违约而已。

其实这也是必然,既然让他做军阀,就得有被他卖的觉悟,想要军阀不卖来卖去那才是异想天开呢!

但就算李如松真的利用这场战争,一举解决野猪皮,甚至打进朝鲜,把朝鲜也变成他的地盘,在身份上他也终究只是大明皇帝任命的总督,而且大明皇帝有权随时解除他的职务。

如果真到那时候,他反抗呢还是不反抗呢?

说到底大义在这边啊!

如果他选择背叛万历换个老板,那杨丰就名正言顺的讨伐了,他手下那些将门会与他生死与共吗?

开什么玩笑。

他们不在关键时候背刺他就是奇迹了。

总之一切尽在杨大帅掌握……

当然,也有他掌握不到的。

襄阳。

“三顾频繁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弘光朝首辅,吏部尚书邹元标,站在汉江浮桥上怅惘地吟诗。

“陛下以三省二十万大军付之董扩庵,不能讨灭逆贼,反而一朝丧尽,身死人手,又何足惜?”

兵部尚书耿定力冷笑道。

他和邹元标分别算是湖广和江西系的首领。

他哥哥耿定向是前户部尚书,此外他还有个弟弟耿定理,兄弟三人在黄州天台山开办书院,包括目前万历那里的焦状元在内,大批学生考入官场,另外他弟弟还是李贽的好朋友,之前李贽在湖广讲学就是住他家,天台三耿算是湖广儒学的旗帜。

这一点和邹元标差不多。

邹元标也是在家乡讲学,然后培养大量门生,而这些门生又通过科举进入官场发挥他的影响力。

东林书院只不过是集这种模式之大成而已。

那些乡宦都这么干,他们有科举的经验,有官场的人脉,有足够财力,要想退休或者在政治斗争中失败回乡之后,还能继续在官场发挥影响力,就是在家办学招收那些士绅子弟,培养他们通过科举进入官场。然后就会形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政治集团,而这些乡宦又和过去的同僚旧友互相联络,后者的学生也和他的学生互相交好。

然后朋党就形成了。

东林党只不过是把这种模式玩大了。

而目前的弘光朝廷,事实上就是被这样一个个集团控制。

邹元标的江西系,准确说是吉安系,梅国桢女婿李长庚,白鹿洞书院山长舒曰敬两人,以白鹿洞书院为核心搞出的豫章社,刚刚考中状元的文震孟等人为主的东林党……

好吧,就是东林党。

实际上就是苏松士子跟随弘光的那些,他们为纪念殉难的高攀龙等人,以高攀龙,顾宪成等人理想是恢复东林书院为名,在承天组成东林社,而苏松士绅也迅速重建东林书院,然后在苏松继续为他们培养后备力量。刚刚结束的弘光朝会试中,大量苏松常镇士子考中,然后团结在文震孟身边,最终这个政治集团被称为东林党。

而湖广也不是一帮,耿氏兄弟的天台派,袁氏兄弟的公安派等等,虽然理论上以文章相交,但实际上就是一个个政治派系。

我大明文官们终于实现了他们原本历史上的万历朋党斗争。

这也可以理解。

就像杨大帅所说的,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本来就是个拼凑起来的朝廷,皇帝是个摆设,地方势力强大,就跟个十八路诸侯结盟一样,要他们来当官那就是为了斗的,像什么谁家出钱粮多了,谁家出兵少了,谁家的利益受损了等等,总之就跟个二毛议会般,而且也真有在散朝之后打起来的。

比如因为浙江的卖队友,湖广籍的礼部侍郎郭正域,就在散朝之后愤然拿笏板敲了浙江籍右都御史陈有年狗头。

后者怒斥他欺凌老人。

并且饱以老痰。

然后引发湖广籍大臣和浙江籍大臣的互喷,传闻互相有过不理智举动,不过据说是浙江籍大臣吃了亏。

总之此事被民间好事者传为鄂浙之战。

唉,都是那妖人害的。

邹元标长叹一声,然后继续走向前方的樊城。

这时候的樊城相当于襄阳的大号瓮城,从襄阳向北就是汉江浮桥,过了浮桥就是樊城南门,而整个樊城是横向的长条状,正好护住襄阳的北岸,准确说这时候叫做樊城关。

而此时浮桥北岸的城门前,不是太监的司礼监掌印赵南星正看着他们。

“叔台兄!”

他笑着向耿定力行礼。

至于他和邹元标之间就不用麻烦了,两人好的就跟亲兄弟一样,完全不需要搞这些虚礼。

“都到齐了吗?”

邹元标说道。

“就等二位了!”

赵南星说道。

紧接着邹元标和耿定力跟随他走进樊城……

“果然兵强马壮!”

一进门耿定力就惊叹道。

他们眼前的樊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军营,无数看起来就很彪悍的士兵聚集城内,守着一个个火堆,在那里烤羊喝酒,甚至还有些喝多了的,凑在一起摔跤互殴,看热闹的不断叫好。其中不少明显不是汉人的面孔,还有些只吃烤羊但不喝酒的,不过都对他们这大老爷缺乏礼貌,看着他们进来也没有起身行礼的,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从人群穿过。

“为何都是烤羊,这一天得多少只羊?”

邹元标说道。

“南皋,我等目的为何?既然是诛杨之会,那自然要烤羊了。”

赵南星笑着说道。

“呃,正该如此,诛杨之会,就得吃羊,诸位将士们尽管放开了吃,宰多少羊都有,咱们湖广百姓,还不至于供不起羊,诛杨之会,哈哈哈哈……”

耿定力开心的笑着说道。

周围士兵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很显然没人听懂他的语言。

他们三人继续向前,很快穿过这些满身臭气和酒气的士兵,到了城中的鼓楼上,而此时这里已经满是红袍,看到他们上来赶紧迎接,而这些人身旁也同样摆着烤羊。还有厨子在现场宰杀,之前这些红袍就在围观,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着宰羊就能看出兴奋,虽然他们杀不了杨丰,但是可以在这里宰羊,剥皮,烧烤甚至吃他的羊脑……

“这位是延绥王军门!”

赵南星一指为首的文官。

邹元标毫不犹豫地拜倒……

“元标代五省数千万父老,拜谢懋钦公驰援之恩!”

他庄严说道。

“尔瞻无需多礼,同恶相济,同仇敌忾,此贼乃天下公敌,我北人断无坐视之理。”

后者赶紧把他扶起来。

这是山东籍延绥巡抚王见宾。

北方士绅已经警惕起来,尤其是山东河南,杨丰击败董裕之后,湖广,江西已经转入防守,浙江和苏松已经坐观,下一步杨丰必然对淮扬下手,他的套路现在已经很明白,就是农忙季节故意摆出和谈姿态,然后确保农业生产,但入冬之后立刻发起进攻,迅速扩充地盘然后再摆出和谈姿态。

然后趁机搞他那套改革,完成之后也到新一年冬天,再继续开始下一轮扩张。

步步为营。

扩张,改造,再扩张,再改造……

而他的那套鬼东西对刁民杀伤力太强,只要被他改造的地方,都会变成他的死忠。

同样也开始污染周围。

等他的改造完成,周围大片地方也被污染的差不多。

等他开始扩张时候,就是刁民如狂般蜂起,剩下就是他摧枯拉朽般完成新一轮扩张。

这套战术无解。

而他下一轮扩张肯定是拿下淮扬。

而他只要拿下淮扬,山东就开始被他污染,淮扬之后肯定是山东,因为他和京城之间的联系必须真正打通,而山东虽然向万历效忠,但终究不是他的,到时候他让万历下一道圣旨,命令山东士绅交出田产分给佃户农奴,山东士绅拿什么抵抗他?

打又打不过,大义还在他手。

除非……

他拿不下淮扬。

所以山东士绅必须增援南方确保淮扬这个屏障。

但山东士绅自己出兵是肯定不行,那样就该北方京营南下山东了,更何况杜松还在山东。

要增援南方。

但不能把火引到自己身上。

所以王巡抚为了桑梓,就毅然南下驰援了,而山东士绅也会好好保护他的家族。

当然,他的家族肯定已经把他开除出家族了。

这都是必然的套路。

“尔瞻请放心,老朽这次带来一万精骑,都是西北能征惯战的,其中不少还是蕃人,他们不是那些刁民,杨妖那套东西对他们没用,更何况他们家人皆在西北,敢降敌自然有人抄他们家。只要你们能确保他们的军饷,他们就会为你们杀敌,这一万不够就再招募,西北就不缺卖命的,只要你们能确保军饷,十万大军也有。

老朽虽然年逾六旬,但今日为了这大明江山,也誓要与那妖人周旋到底。”

王见宾大义凛然的说道。

这是三边总督李汶给他拼凑的,如果他需要的话,李汶还会继续给他拼凑,他背后不只是山东士绅,还有大半个北方,他们会以这种方式,源源不断为南方提供支援,这一万骑兵里面,甚至还有麻家的家丁充当军官。

麻贵已经完全被收买。

“懋钦公,请再受我等一拜。”

邹元标和耿定力赶紧说道。

然后他两人再次拜倒。

“懋钦公,如今江淮危急,先请懋钦公屈就凤阳巡抚如何?”

邹元标紧接着说道。

王见宾点了点头。

就这样大明前延绥巡抚王见宾,受奸人蛊惑,从延绥带领一万骑兵叛逃弘光朝。

而三边总督李汶的告变奏折,这时候还没送到南京呢。

至于王逆是如何带着一万骑兵,从延绥一直悄无声息走到樊城的,这个山西,陕西,河南三巡抚就只能说,臣失职,请陛下降罪了。

大不了我们辞职。

(今天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