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假千金是团宠大佬

第一百一十七章:该不该

假千金是团宠大佬 木翰 2521 2021-07-22 03:23

  

阳春三月,京城里已经渐暖了,姑娘们身上厚重的袄子也换成了轻薄的衫子,她们才是京城里最娇艳的花儿。

但这个季节,东北却还是冷的,不仅是冷,甚至还会飘起雪花来。

谢寒在京中从未在这个时节见过落雪,于他而言,这是件稀奇的事情。

但谢寒现在显然没有心情去观赏外面地雪景。

少年把手里的信纸揉皱,满腔怒意无处发泄,只能狠狠地把信纸掼在了地上。

他谢寒在京中的时候是风流过,但他怎么不记得他和一个尼姑风流过!

谢二公子难得穿出来一段被百姓编排出来的佳话,还是假的。

满京城都传疯了,说明慧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还有人说明慧最后被谢寒接进了府里,两人恩爱依旧,大皇子明理大度,不肯横刀夺爱,成全了这对鸳鸯。

谢寒恨不得现在回京去把那个造谣的人揪出来。

地上的纸团滚了两圈,滚到一双脏兮兮地靴子前,一个士兵站在那,朝着谢寒憨厚一笑,说:“谢兄弟,你能不能帮俺写封信?”

谢寒虽然顽劣,但他好歹是识字的,军营里大多数士兵却是大字不识一个,有许多人知道谢寒会写字之后都来找谢寒代劳写家书寄回去给家里报平安。

谢寒这会正在气头上,不耐烦吼道:“没看见小爷烦着呢,滚远点!”语气里无意间带出了谢二公子的三分傲慢。

那士兵不满地说:“不帮就不帮,你朝俺喊啥。”

“小爷喊你两句怎么了,喊你你就得受着!”

谢寒丝毫不觉得解气,少年的脸涨得通红,满腔怒意不收控制地朝着这个不适宜的人倾泻而去。

那士兵也不是软柿子,撸起袖子冲到谢寒面前,“你个连仗都没打过的毛蛋子,你凭啥说俺!”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谢寒长得不如那士兵壮实,但他下手阴,专挑男人脆弱的地方打。周围的人费力把他们分开的时候,两人谁都没讨到好。

后果是两人各挨了二十军杖。

谢寒这次,的确是蒙了不白之冤,罪魁祸首沈晓妆还在京里忙着开她的铺子。

沈晓妆这事做的精细,有关谢寒的事,全都是从丁娘子之前住的那院子周围的街坊邻居口中传出来的。

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流言发展成了什么样子,那真不是沈晓妆能控制的了的。

她只是让朱娘子扮做寻常妇人的模样,在那巷子里的女人们嚼舌根的时候不轻不重地插了一嘴,没有把事情点透,话说的半真半假,剩下的可全是她们自己凭空臆想出来的。

至于明慧嘛,她哪来的就让她回哪去。沈晓妆碰见明慧地时候她不是个尼姑吗?那正好,做回老本行了。

尼姑庵好啊,尼姑庵几乎没有男人,沈晓妆还让那两个婆子跟了去,她对明慧多好啊,明慧都这样了她还给明慧下人使唤呢。

要是明慧安安分分的,沈晓妆不介意养着她,到时候给她找户好人家嫁了也不是不行。

人这好日子啊,都是让自己给作没的。

沈晓妆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手中的画册,这画册做的精美,每一页都是不同款式的衣裳,背面是一副美人图,画的是美人穿上这衣裳之后的样子。

单这一本画册就耗费了沈晓妆不少心血。

虹裳坊如今分为内外两部分,外面卖的是绣品,里间则是定做衣裳的地方。

沈晓妆囊中羞涩,租不起大铺子,没法像万宝阁那样,连供人挑选首饰的厢房都有好几个。

黎婧过来把沈晓妆手里的画册抽走,说:“别看了,这一本画册都要叫你翻烂了,都是你自己画出来的,还能看出什么花来?”

沈晓妆回神,问:“今天铺子里面怎么样?”

“这话你一天恨不得问八遍。”黎婧打开沈晓妆边上的窗子,“听丁娘子说,还是虹裳坊那边好一些。”

这也算是在沈晓妆的意料之中,珠秀苑现在完全就是靠虹裳坊养着。沈晓妆买不起名贵的料子,在珠秀苑摆出来的成品,多是以花样为主。

贵女们虽然看中这个,但也不止看中这个,就算那簪子的花样再别致、再精美,只为了图个好看带了镀银的首饰出去,还不够丢面的。

是的,沈晓妆的钱,只够做些镀银的首饰。

沈晓妆急得嘴上起了个好大的燎泡,碰也不敢碰,吃饭都受影响。

黎老夫人见了心疼的不行,拿着小银勺一点一点给沈晓妆喂粥喝。

“涫涫怎么上这么大的火。”黎老夫人小心地拿帕子给沈晓妆擦了擦嘴角,“是不是最近热了?”

三月份的天,再热能热到哪去,沈晓妆又不能说自己是因为铺子赔钱上火,只能干笑了两声不说话。

其实倒也不只是这一个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沈晓妆对谢寒心怀愧疚。

虽然说谢寒之前干过不少气人的事情,可那都没对沈晓妆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啊,沈晓妆这次的所作所为 是真真切切地往谢寒身上泼脏水了。

沈晓妆说话的声音细细的:“祖母,有一只我很讨厌的小猫,可是这个小猫呢,他只是讨厌一点。”

黎老夫人没有打断沈晓妆的话,安静地听着她继续说:“但是我抓来的鱼儿被一只大老虎盯上了,大老虎害怕这只小猫,所以我就说我的鱼被小猫叼走了。”

“可是老虎怎么会怕猫呢?”黎老夫人温声问道。

沈晓妆思索了一会,“可能是因为生这个小猫点大猫能支使很多只小猫。”

一只小猫打不过大老虎,很多很多只小猫就不一定了。

黎老夫人又问:“那你的鱼呢?”

沈晓妆说:“臭了。”

“所以涫涫因为一条臭了的鱼,让大老虎记恨上了这只小猫是吗?”

沈晓妆有些心虚,弱弱地说:“大老虎就喜欢吃臭鱼,我有什么办法呢……”

黎老夫人很有耐心,“可是涫涫不喜欢臭鱼,对不对?”

沈晓妆不再说话了,黎老夫人说话的声音轻的宛如在叹息一般。

“涫涫,你该去和那只小猫道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