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傅少追妻又翻车了

第九十章 大妈

傅少追妻又翻车了 银宝的喵 2801 2021-07-22 05:27

  

“下次她就不是离开三年了。”

纪庄把消息告诉傅离深,傅离深没有办法保持镇静。

“让所有人准备。”

今天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堵住李江黛的路。

江黛见卖票人磨磨唧唧的,一直在到处找零钱。

“小姐,你等在我一下,现在离最近的那班飞机还要2个小时,我去给你找零钱。”卖票员说的很自然。

江黛却不自然了,“不用补零钱了,把票给我就行。”

她不是买菜啊!哪里需要补零钱的说法,再说现在见到枚曦才是最重要的。

卖票员不好再找什么理由,拿给了江黛机票。

江黛看着卖票员,卖票员有些心虚。

“这卖票员看着我眼睛闪躲,不会是……傅离深的人吧!”

龙之戒:“很有可能。”

江黛想到这,去到卫生间开始她的变装。

一个暴发户女,扭着她的屁股和腰走来,高更鞋的根,足足有15厘米。

背着一个鳄鱼包。外搭着貂毛,里面穿着修身裙子,刚好包住她的大腿。

“美女,可以帮一个忙吗?”江黛很温柔。

暴发户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看着江黛,“什么忙,你说说看。”

她盯着江黛背着最新款LV小包,这个小包就抵的普通一室一厅的价钱,暴发户眼睛都看直了。

江黛把包拿下来,“我想和你换装可以吗?”

“那你的包就归我了?”

“好。”

等傅离深他们到的时候,他的人锁住了机场每个出口。

“我尽力了,后来她怀疑我,就走了。”卖票员被江黛冰冷的美眸震慑住。

江黛一出来就看到傅离深。

暴发户的腿没有江黛的细,江黛穿着被她绷大的修身裤,心中不是滋味。

走路走起来,有点透风。

唐萧从江黛走出来,就一直笑。

“这女的审美好浮夸。”

袁笑笑也看向江黛,笑了起来,“确实,暴发户就是不一样。”

他们还不知,自己嘲笑的所谓暴发户就是江黛。

“主人,傅离深身边的人都在笑你。”

“给他们笑。”

江黛不在乎这些表面。

傅离深也注意到了,他寒澈的双眸展开,慵懒的走过来,白色的衬衫开了一个扣子,帅气的俊颜气息直逼而来。

江黛不能跑,若是跑了,他们一定会怀疑,最后全部都追她就不好了。

“你能不能替我去卫生间看一眼,有没有一个和你差不多一样高的女人在里面。”

“没有,我刚出来的。”江黛压低声音说话。

傅离深有了一丝好脾气。

“那你喜欢像我这样的男人吗?”

自恋狂!江黛找不到其他的形容,只能这样说。

“不喜欢,哪里凉快就去哪里,老娘还有事情呢?不是所有女的都喜欢你们这种花瓶。”穿着这身衣服,江黛可以好好的教训傅离深。

傅离深:“你不喜欢我?”

“不喜欢。”江黛看了一眼时间,发给暴发户消息,“你可以出来了。”她自己该去候机了。

“老大,你干嘛和一个大妈聊的这么开心。”

唐萧说完,傅离深笑了。

老大居然笑了?还是因为他。

江黛双手叉腰,“你还是大叔。”

“我说你大妈也不过分了,你的妆容都浮粉了。”唐萧说完,指着江黛大声的笑。

这是江黛故意化的。

袁笑笑拉了一下唐萧,“你不要再说了,我怕你要挨揍了。”

“挨揍?怎么会呢?”唐萧还是大笑。

江黛拳头咯噔咯噔的响,“你们给我让开,他十分欠打。”

唐萧觉得这语气和某个人的很像,马上回忆,到底是和谁的像。

袁笑笑挡在了唐萧前,“这位小姐高抬贵手,我帮你收拾,他脑子有问题,不会说话,你大人有大量。”

“袁笑笑,我脑子有问题?你脑子才有……”唐萧还没说完话。

江黛一把巴掌打到唐萧头上,“走了,臭小子。”

“你们看,李小姐。”袁笑笑带着人,堵住真正的暴发户,她从里面走出来。

只有傅离深还站在江黛身边,她想玩,那他就陪她玩。

“我和你一起去M国。”怕江黛发现自己已经知道她是谁,又说道:“我要抓的那个人好像已经逃到M国了。”

“你怎么知道我去M国?”江黛脑海里出现很多个问号。

“你这衣服背后可是写着呢,你要飞M国。”傅离深本来不想告诉江黛,但是为了让她不怀疑,最终还是和江黛说了。

江黛过了安检,去到镜子前转身一看,脸都变绿了。

大姐就是大姐。

“我不和你一起。”

上了飞机,她坐到座位上,就闭眼养神,若是以后还要经历这样的换装游戏,她不玩了。

“你好,我能和你换一下座位吗?”傅离深和坐在江黛身边的人说话。

江黛条件反射般睁眼,“不可以。”

“我给你换到VIP座。”傅离深的诱惑再次袭来。

那人屁颠颠的离开。

江黛瞪给傅离深一眼,“你是跟屁虫吗?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你要迷恋我直接说,但是我不会嫁给你的,我看不上你的。”

“结婚了,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周围人都看着傅离深和江黛。

他们见到傅离深长的如此帅,就是眼睛不好使。

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大妈。

“主人,傅离深不会是看出你是谁了吧!所以一直在玩你。”

“你不早说。”

江黛要见的人是宫言渊,“我有老公的。”

既然傅离深和他玩了这么久,她也和他玩一会儿。

“老公是谁?”傅离深可没有在任何地方查到李江黛结婚了的证明。

“在M国,你见到吓死你。”

“有我好看?”

“嗯,比你好看,比你话少。”

“不是说了吗?这些不是问题。”傅离深靠近江黛,“这些我也可以做到。”

周围人看着傅离深就是鲜花,而江黛是牛粪。

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是最好的形容。

“宫少,李小姐那边傅离深也跟来了。”夜权给宫言渊桌前的白玫瑰浇水。

“她回来就行。”至于傅离深来不来无所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