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世剑仙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变动

九世剑仙 爱吃宵夜 4420 2021-07-22 05:57

  

这景象,别说是在场观众了,即便是剑宗弟子也从未见过。

而这一刻各宗宗主也清楚意识到了罗承之前所说的多事之秋是指什么。

这么严重的内部矛盾如果不能解决,那在将来会是灭宗之祸。

再看比斗场上的局势。

白林通过剑宗的传承神器召集了各脉长老。

此时要是动手显然是要大乱。

众人心里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局势只是僵持着并没有动手的迹象。

等内务堂处理完本次本命剑组奖励之后,李忆安等人在一部分战堂长老的护送下回了战堂主峰。

而闻人羽,公孙龙,陈文以及各脉长老则是在白林的授意下齐齐前往了剑宗主峰,仅留下的一部分内务堂以及执法堂长老则负责处理后事。

...

众人的飞行速度很快,转眼间,主峰清晰可见。

领头的长老有些惆怅,身子一顿朝着下方飞去。

落地后他并没有立刻上山,而是蹲下了身子用手轻轻抚摸着脚下的泥土。

身旁的其他战堂长老也是个个神色怅然。

明明就在剑宗,可这战堂的路却是多年未走。

刹那间,李忆安觉得这些年长老闭关不出似乎另有隐情。

天无策倒是随意,丝毫没有被周遭的情绪感染。

“等啥呢,上呗!”

此话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但没人觉得他这话有什么不妥。

战堂长老回个主峰还这么犹犹豫豫,这成什么样子。

领头的长老更是哈哈一笑道,“小友说得对,上山!”

一时间,道道剑鸣自周身各个长老体内响起。

他们纷纷祭出了体内的本命剑,御剑而行。

其中,苏茹,百灵,江月白三人则是被几位长老用真元直接拖着,快速带入了空中。

很快,战堂的大殿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落地后,几人端正了自己的衣服,恭敬的朝着战堂大殿内走去。

这一幕令林青青等人摸不着头脑。

天无策更是早已找了个地儿,蹲在一旁开始测算。

李忆安没有理会天无策,与林青青等人对视一眼后跟随者长老进入其中。

进入大殿,看着大殿内除了几个桌子板凳外空空如也的景象几人又是一阵伤感。

挥手间,几人忙碌了起来。

大量由珍奇材料所制作的精美桌椅出现在了大殿内。

正前方的墙壁上则是出现了沈剑心的画像,焚香上供的器物也是一件不少。

这一幕,令林青青看得目瞪口呆。

沈剑心的画像在战堂不是没有。

她也曾问过楚狂人,为何不在大殿内挂着。

当时楚狂人苦涩的神情她依然记得。

眼下这画像是挂着了,不用担心秘宗堂和丹堂的无妄之灾。

可是楚狂人却不能亲眼看到他们战堂的变化...

李忆安则是越来越好奇这些长老的举动。

咋地,多年不来,这是不习惯呢,还是纯粹来搞装修的?

我怎么越看越迷糊呢?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对战堂有很深的感情。

那这些年他们既然在宗内难道不知道师傅和师叔的日子有多么艰难么?

他心中还是对这些长老不满。

不论如何,他们的龟缩以及不应对都是造成战堂如今局面的罪魁祸首。

江月白冷眼看着这些长老,突然开口道。

“行了,别弄了,我们和师傅这么住着都挺习惯的。”

“要是乱了,我师傅回来就不认得了!”

百灵和苏茹也是站在了江月白的身旁道,“师兄说得对,我们不需要怜悯和施舍。”

“原来的战堂很好。”

百灵犹豫片刻后补充道,“对,有人情味!”

几位长老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身子忽然伛偻了一些。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

“其实,我们也是有苦衷的。”,其中一人长叹一口气道,“当年...”

“好了,就这样吧。”,领头的那位长老打断了那人的话,来到了众人面前。

“我知道这些年你们受委屈了,但从今日起,我们就是你们的后盾。”

“战堂的传承是杀出来的,若是连这点都扛不过去,那你们还不配做我战堂弟子。”

“嘿~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天无策大手一挥正想要上前理论但被李忆安一把拦了下来。

他看着那人神色平淡道,“前辈,这话是不是说得太晚了?”

前辈...

这话如同刀子一般刺入了在场战堂长老的心中。

他们听得出来,李忆安不是觉得他不配做战堂弟子,而是他们这些长老不配做战堂的长老。

领头的长老长叹了口气,没有多做什么解释,抬腿朝外走去,其余长老见状也都纷纷跟在了身后。

不多时,几人脚下轻点御剑飞行,朝着主峰四周的几个峰头飞去。

这些峰头也是战堂的财产。

主峰日常一般由战堂现任堂主以及他一脉的弟子居住。

周围这些峰头则是供这些长老以及弟子居住。

只是很多年前,当这些长老放弃战堂的时候便都离开了这些峰头。

这些年那里的建筑以及修行所用的洞府都是破败不堪。

目送了几人离开,众人心中心绪烦躁。

就在众人转身之际,一道声音犹如洪钟一般自战堂主峰向外扩散。

“今日起,我战堂弟子行事百无禁忌。”

“若有人不服,来战!”

一时间,宗内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议论声再次响起。

各脉弟子皆是好奇地看向了战堂主峰,他们知道,宗内这天要变了。

而此刻在剑宗主峰的闻人羽和公孙龙闻言却是脸色一变。

“你们战堂是什么意思?”

松平缓缓抬头,低沉道,“没什么意思。”

“我战堂是杀出来的,要战便战,何须多言。”

话音刚落,在场的战堂长老纷纷将手中的本命剑亮了出来。

剑气如芒,瞬间弥漫了整座大殿。

有些精美的物件经不住剑气摧残纷纷爆裂。

与此同时,这些战堂长老所凝聚出的杀伐之气宛若实质一般冲刷在众人心头,令人不敢与之直视。

而在场的所有长老都受到了剑气的影响,气府中的本命剑呼之欲出。

战意!

这是所有人心中想到的一种境界。

当然,这并非指在场战堂的长老都领悟了这个神奇的境界,而是他们的意志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类似战意的场域。

“哎哟,以和为贵嘛。”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是灵元堂堂主。

紧接着,内务堂以及执法堂长老也出言相劝,希望此事不要闹大,免得其他仙宗笑话。

然而闻人羽看着一旁受创的陈文,他可不想此事就这么作罢。

“以和为贵?”

“那我问问,这扶摇山脉最近出现的人是怎么回事儿?”

此话一出,紧张的气氛再次出现。

松平吸了口气,冷冷吐出了两字,“不知。”

陈文怒了,他的修为已经出现了松动,加之自身受创,之后的境界很难再突破。

“放屁,你们会不知道?”

“古川南下,集结了这么多人,你们居然会不知道?”

公孙龙也是接话道,“如若不知,你们为何又趁此时机出关呢?”

“真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么?”

松平轻笑一声,收起了自己的本命剑,扫视了一圈众人。

他清楚,在场虽然只有闻人羽提到了这个问题,但其实想知道此事却又说不出口的人更多。

而古川剑尊此次集结的人数委实不少,其中高修为者更是不在少数。

如果在剑宗的地盘,这些长老都浑然未觉的话,那剑宗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过,他还是一口咬定,不知道,因为他多年闭关,很多事情也是在近期才知道一点动静。

“闻人羽,公孙龙,此事你们为何不问问陈文呢?”

“若不是你们秘宗堂和丹堂借我战堂弟子苏茹试探古川,他又岂会南下?”

“我倒是还想问你,借用仙宗大比一事将苏茹与悟灵境捆绑在一起,继续刺激古川的想法是哪位天才提出来的。”

“你们真当古川是纸老虎么?”

“如今他已然南下,怎么,此事你们不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么?”

闻人羽和公孙龙一时语塞,因为松平所说句句属实。

如果他们狡辩,那就是在把在场所有人都当傻子。

白林看着眼下各脉堂主轻轻叩了叩手边椅子的扶手道,“行了,既然来了就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古川本就是我剑宗剑尊嘛。”

“内务堂,执法堂,你们暂时先着手安排团体赛事宜。”

“暗堂负责调查古川的动向,灵元堂堂主配合暗堂,将坊市内收集到的信息汇总。”

“其他堂主各司其职,散了吧。”

话落,松平率先开口道了一声,‘喏’

闻人羽不傻,从之前松平与白林一同出现秘宗堂来看,此二人已经达成了协议。

“好,那我们走着瞧!”

见其他几个堂主此刻纷纷响应,他放下了狠话后带着陈文与公孙龙离开了主峰。

...

傍晚时分,内务堂的长老又出现在了战堂主峰之下。

此次不是一人,而是一队共计六人。

领队的正是之前逃得飞快的那位长老,而他身后的则是他的弟子。

这一次他是来取团体赛名单的。

至于他身后同行的弟子,则主要是为了表达对战堂的敬意。

因为随着战堂长老的出关,内务堂内部对待战堂的态度也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而这一次,他也不再局促,更不担心自己之后会惹上什么麻烦。

开玩笑,百无禁忌这种话战堂都放出来了,他还会因与战堂走得过近而惹上麻烦么。

不过此行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自己身后这些弟子学学人家战堂李忆安。

这小子居然敢跟太上长老互怼,M的,可真给他师傅楚狂人长脸!!!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